强插的男神不能要 【1.7】 其实叶父叶母也很萌的

一篇很神奇的脑洞向剑三同人【穿越带系统】

我早就知道这个世界对我没有什么善意。

但就像我抽血充值几百块,你却抽奖只给我遗失的尊敬一样,还特么能不能愉快玩耍了?!

你送我穿越,不等我领完大明宫工资也就算了,本以为我可以依靠对于剧情的了解走上人生巅峰,但请你告诉我这个让我想原地爆炸的剑三世界为什么人设崩毁成这个鬼样?

剑三妇联会主席唐小婉,家暴达人秋叶青。美妆博主于睿,缝纫爱好者李复,励志成为三好少年的安禄山和致力于黑帮团伙的李承恩……

……麻麻我要回苗疆!

曲云:我们走,皮皮亮!

德夯:吼~

系统音:您的自绝经脉已被打断。

【全文OOC注意】


目录链接http://claire0611.lofter.com/post/1d139476_e92415b

=======================================

【1.7 其实叶父叶母也很萌的】

叶英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我再也克制不住伸出手,搂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好吧,其实是系统强制的抱抱动作,庄花没反对系统就默认同意了,不然以庄花的身手我得先把他打瘫了才能抱到他)。

“什么保不保护我……说得我好像很危险一样。我之所以想学医,是因为叶伯母的身体不好,你又老是练剑受伤。如果我懂医术,就可以为你们包扎调养。我小时候,母亲的身体也不好,我却不懂事,总是缠着她玩闹。母亲也从不在我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直到最后我才知道她病得那么重。”

“我常常在想,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其实并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只是它在发生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留意到。如果我能有这样的能力,能多多留心身边的人,很多事情是可以改变的。”

“我想要用这份力量去帮助身边的人,无论我的力量有多小,只要去做了,总会有一点儿用的。”

“而且,我不想总被你保护,我也想以我的方式,保护你。”

“仅此而已。”

我感觉到有一双手缓缓地揽过我的腰将我拢在了怀里,把脸往深里埋了埋,偷偷地笑了。

 “薇薇,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得很强的。”

“嗯,我相信你。你以后一定是大唐第一剑客,是藏剑山庄的骄傲。”

“谢谢。”

“不用谢……如果你真的要谢,就帮我把叶炜打一顿吧。”

我抬起头看着叶英一脸疑惑,不厚道地笑了。

“他今天仗着自己会武功削我头发!你看,这一截短了一寸半!多丑啊!长出来要好久的!”

“……有短吗?”

有的有的!你说他该不该教训?

“……该。”

“那你帮我教训他好不好,我打不过他!”

“好。”

 

于是……

“哇!”

啊!”

“哎呦!”

“别……别!不打了不打了!大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我以为我努力了那么久应该跟你差不多的……”

差点被叶英一剑抡到河里去的叶炜抱着栏杆摸着屁股小声嘀嘀嘀咕咕。

“哼,知道厉害了吧!叶英哥哥是最厉害的!”找到靠山的我尾巴一瞬间能翘到光明顶上去!

“那当然,你也不看是谁的大哥?”被打成狗的叶炜听我夸他大哥一瞬间忘了疼,也毫无节操地也翘起了尾巴。

“……我去叶炜你能要点脸吗?”我对此充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我大哥就是天下第一厉害嘛!”

“我是说你是不是忘了刚才发生的事?你忘了刚才被叶英哥哥打得多惨了?”

“那也是我大哥厉害!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

好好好,我不跟兄控说话!

现在瞧不起我是吧,等我迎娶庄花出任你大嫂拯救你情缘的时候我让你跪下叫我爸爸!哼!让你对我爱搭不理,以后我让你高攀不起!

……

 

“你看咱家儿砸,不是做得挺好的吗。我说薇薇这丫头好啊,我儿砸总算有个说话的人儿了,你别看咱家英儿跟个没嘴儿的葫芦似的,其实心里清楚着呢!”叶夫人看着远处三个孩子在一起玩闹,连沉默寡言的大儿子脸上也露出些笑意,不由得看了看身旁的丈夫。

一转头……

叶夫人看着身旁的叶孟秋一脸“卧槽发生了什么这兔崽子什么时候这么强了我为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是战五渣吗他居然瞒着我!!!”的愤怒和茫然,不由扶额。

老娘当年也是年轻貌美出身大家,到底是为什么才看上了这个傻缺的啊!

就为他舞了一套剑法?

明明年轻的时候看着还成啊,怎么现在越来越迂腐了?

整天满脑子都是剑剑剑,磋磨儿子也就罢了,这是为了磨练他继承家业。现在儿子出息有了,知道疼爱弟妹,剑也练得不错。你特么还准备冲上去打他一顿?

你敢!

“介……介不阔能,英儿的剑法一直似由老虎(夫)亲自几(指)导。他有如吃(此)进境,老虎(夫)岂会不知?这也……”

“咋地?你怎么个意思啊是?我儿砸不能有出息了是不?”

叶孟秋猛一回神,就发现身旁的老婆已经红了眼眶,然后就开启暴走模式。

“嘿,我嗦你!你还给我蹬鼻子上脸儿了是不是?哎呦我去,你这准备干哈呀这是?你似不似有病?啊?孩儿大了不似好事儿么?你还怼他,怼啥?怼啥啊你?我就问你怼啥!咋地我儿子不能有出息了啊?你嗦你似不似有病?似不似?!”

叶孟秋的智商总算是上线了:“不不不,虎伦(夫人)介是何从嗦起。虎伦(夫人)为窝操持家务劳累辛苦,更为窝诞育子嗣劳苦功高。窝怎么会不待见虎伦(夫人)……”

叶夫人平素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虽说因为成长环境的问题有些个……咳,凶悍。但是平时一只循规蹈矩,从不插手外院之事。虽是十分心疼儿子,也不敢在叶孟秋面前求情,唯恐坏了夫君教育儿子的计划。只能偷偷地嘱咐手下松一松门禁,好让二儿子和薇薇偷偷去送些吃食衣物。

本以为丈夫严苛是对儿子有所要求,如今却发现苗头不大对。

合着你是不盼着我儿子好?他没出息你要骂,他有出息了你还要骂?他方才使得不是藏剑山庄的武功吗?孩子功课做得好了是什么坏事么?用得着如此生气?你是与他有仇不是?何至于这般待自己的亲儿?

人干事!

妈个鸡我怎么能看你这么搞我儿子?!那是我十月怀胎生的!亲、儿、子!

叶夫人一想,不由得悲从中来,直接就哭上了。

“不是?不是那你还瞅我?瞅啥瞅?瞅啥!是不是嫌弃老娘了你嗦!哎呦喂你个没良心的哈,当粗追我滴时候咋说的你?啊?说待我好,一辈子待我好。啊?你就是这么待我好的啊?我儿砸招你惹你了这么不受你待见呢?还是老娘嫁给你了,孩儿生了,你就嫌弃老娘了似不似!”

“想当年为了生他呀,把我给疼的……我难产了一天一夜。生下来你咋说的?说这咱俩第一个儿子,你得当着继承人带,那你带吧我不嗦话。咋地你就当他没娘了是吧?你待他这么严我说啥了不我说啥了不?你还没完了还?不是你生的儿子才这么个作践法儿啊?啊!”

叶夫人本来是准备哭一哭,给叶孟秋个台阶下。可话匣子一开,真是刹也刹不住。想想自己当年也是屯子里一朵花,家财万贯如花似玉,遇着叶孟秋这么一个游学的穷学生带着家财嫁给他,如今头发白了皱纹深了你个杀千刀的还不待见我儿子,这日子可怎么过哦!想着想着悲从中来,本来又有些咳疾,一激动,那真是连哭带咳,好生凄惨。

叶孟秋一看发妻,鬓边头发也白了,脸上皱纹也生了。想想当年扬州初见,轿帘儿一掀,那个风情万种(这个没错,叶妈妈的颜值看庄花就知道)、知书达理(好像哪里不太对????)、贤惠温婉(……我还能说什么呢)的大家闺秀。心里也顿生愧疚。

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这些年致力于将藏剑山庄发扬光大,似乎已经许久不曾陪陪夫人了?

多久了?

上一次陪夫人赏雪,似乎还是英儿刚会走路……

“虎论(夫人)放心,为夫不会再如此了。起风了,我送虎论回房。”

=========================================

叶父叶母 整段OOC 本子里应该不会有这段



评论 ( 9 )
热度 ( 17 )

© 番茄味的琉璃 | Powered by LOFTER